当前位置:主页 > 中国历史 > 历史故事 >

令人叹服的“妇人之见”

类别:历史故事 | 来自:网络整理 | 发布时间:2017-08-21 | 人气值:

 姬伯宗是春秋时晋国的大夫。虽然他品德高尚,但说话不拐弯,甚至还有些盛气凌人。每次上朝,他的妻子都劝诫他说:“世上既有对人好的人,也有忌妒人的人。你心直口快,阿谀之人都很反感,很快会大祸及身。”可是伯宗听不进去,下朝后反而喜气洋洋。妻子问他为什么面带喜色,他说:“我在朝堂讲话,诸位大夫莫不夸我像阳子那样智多谋广。”妻子再次劝他说:“饱盈盈的谷穗不华丽,最实在的话不好听。阳子华而不实,言而无谋,所以才祸及其身,你高兴啥呀?”然后劝他早做打算,把儿子州犁托付给贤大夫毕羊。果如姬伯宗妻所料,周简王十年,伯宗受到郤氏家族号称“三郤”的郤锜、郤犨和郤至的诬陷,被迫害致死,可他的儿子却被毕羊悄悄地送到了楚国,不仅免受父难,而且后来成了楚国的重臣。

  能够说出“华而不实”的姬伯宗妻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呢?

  周简王九年冬十月,卫定公去世。夫人姜氏哭过后去休息,看到即将继位的儿子,就是后来的卫献公并没有悲哀的样子,也不按照仪礼的规定吃粗粮喝淡水,不由得叹息说:“这个人啊,他将来不仅会使卫国败坏,还一定会殃及我这个未亡的人。天啊,这是上天降祸给卫国呀!”她这样一说,大夫们都惊惧不已。孙文子(即孙林父,卫国卿大夫)甚至连自己的贵重物品都转移到他自己的封邑,并且急急地去与晋国的大夫们交朋友,为自己留后路。后来到了周灵王十三年,卫献公终于被孙林父赶出了卫国,其原因还是因为违背仪礼。

  定公夫人所说的话是不是一个比较准确的预言呢?

  三国魏明帝时,许允的新娘是阮卫尉的女儿,貌奇丑。结婚仪式结束后,许允不想进入内房,家里人深以为忧。正好许允的客人来了,新娘让婢女看看是谁。婢女看后回复说是桓郎。桓郎就是桓范。新娘说,没事了,桓范一定会劝夫君进内房来。桓范果然对许允说:“阮家既把丑女嫁与你,肯定是有深意的,你可要用心体会呀。”许允便回到内房。一见新娘,又要出去。新娘料定这一出去就没有再回来的可能了,便拉住丈夫的衣襟让他等一等。许允于是对新娘说:“妇有四德,你有其几?”新娘说:“我所缺的不过就是容貌一样,然而知识分子应该有许多良好的行为,而你又具备哪几种呢?”许允说全都具备。新娘说:“各种良好的行为中以德为首,而你好色不好德,怎么能说全都具备呢?”许允脸红一阵白一阵,十分惭愧,此后,他们终于互相敬重了。

  许允为吏部郎时,提拔的干部大都是他的同乡,魏明帝知道后就派遣虎贲去拘捕许允问罪。临行时,他妻子告诫他说:“英明的君王可以用道理说服,难以用私求得宽恕。”许允被押送到朝廷后,明帝就让他说明情况。许允回答说:“孔子曾说‘举尔所知’。臣的同乡都是臣所了解的人。陛下可查核他们是否称职。如果不称职,臣甘愿领罪。”经过查核全都称职,于是就释放了许允。当初许允被拘捕时,举家号哭,可他的妻子却神色自若地说:“不要担心,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她做好了米饭等丈夫回来,果然没过多长时间许允就到家了。

  周行逢是湖南武陵县人,五代后周世宗时,任朗州(即今湖南常德)大都督兼武平节度使,管辖着湖南全境。行逢在镇守辖地期间,他的妻子严氏从不进入府衙,亲自率领奴仆耕种纺织,自食其力,而且田税一定提前交送。有一年她穿着青布衣裙,亲自率领佃户进城交税。行逢前去看望她,慰劳说:“夫人为什么这样辛苦自己呢?”她回答说:“赋税,是公家的财物啊。如果主帅自己免了自家的赋税,凭什么给下属做表率呢?”

  周行逢妻是不是比我们现代人的纳税意识都强呢?

您可以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>>
图片素材
热门图文